“服务行业、服务社会、服务消费者。”

——河北省演艺设备行业协会

学习园地

当前位置主页 > 学习园地 >

舞台火灾应急处置流程制定的必要性及实施要点

热热热




 

1 概述


火灾,毋庸置疑,是剧场与生俱来的安全问题。舞台技术工作者对其防控的意识和措施到位与否直接关系到演职人员、设备设施、建筑环境的安危。据诸多研究资料表明,19世纪欧洲因火灾烧毁的剧场就有1 000座以上,在对其中的400次火灾进行具体分析后发现,由舞台引起的火灾就达307次之多。由此可见,舞台是剧场火灾防控的重中之重。

 

由于舞台特有的大跨度空间、高密度舞台灯具、错综复杂的电气线路、质地不同的幕布、材质丰富造型各异的舞台布景等因素,加之为舞台效果呈现而采取的推、拉、升、降、转等多维运动,以及窘迫于制作成本和周期的原因而变得“暧昧”的阻燃措施,都为酝酿不同程度的火情而悄然搭造着温床。诸多偶然与必然因素相互作用,后果自然难以设想。

 

由于舞台特有的大跨度空间、高密度舞台灯具、错综复杂的电气线路、质地不同的幕布、材质丰富造型各异的舞台布景等因素,加之为舞台效果呈现而采取的推、拉、升、降、转等多维运动,以及窘迫于制作成本和周期的原因而变得“暧昧”的阻燃措施,都为酝酿不同程度的火情而悄然搭造着温床。诸多偶然与必然因素相互作用,后果自然难以设想。

 

 

1.1

舞台火灾要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扑救

 

 

显而易见,火灾的形成通常是由于初期火情被“忽视”或处置不当造成。火情在转化为火灾之前,存在极大可控性,之所以蔓延成灾取决于是否在“第一时间”采取及时、灵活、有效的扑救措施。为此,笔者在2015年《演艺科技》第六期《剧场非固定灭火设施的配置与计算》一文中也曾提出:“往往初起火灾的真正初期阶段由于触发火灾探测装置所需的时间延时,在此过程中并没有形成火灾报警控制器能够识别的火警,此时的初起火情存在很大程度上的可控性”。故此,舞台火灾要尽量在“第一时间”的初起阶段做出必要的应对,并且整个火情处置过程都应该依托于缜密的舞台火灾应急处置流程,使火情得到快速、有效控制。如图1所示,只有在“警觉期”和“最佳处置有效期”发现火情,才能让现场舞台技术工作群体获取更大的掌控火情态势主动权,不致蔓延失控,并彻底消灭火情。

 

图1 火灾产生的不同阶段示意图

 

 

1.2

两起剧场舞台火灾的启示

 

 

笔者对比了20世纪90年代两起国内剧场舞台火灾,来说明舞台火灾要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扑救在初起阶段和制定针对舞台的火灾应急处置流程的必要性。

 

1994年12月8日18时20分,新疆克拉玛依友谊馆演出中舞台灯具烤燃纱幕,由于初起燃烧的焦糊味未能引进在场人员的高度警觉,致使一分钟后火势开始蔓延到其他幕布及可燃物;同时,场地电气人员因外出不在岗,未能及时断开失火部位电源,造成电气线路整体短路,最终丧失逃生照明条件,并导致唯一的逃生疏散门升降卷帘装置失电自降,酿成死亡325人、伤130人的惨剧。

 

1998年11月9日20时10分左右,常州红星大剧院演出中舞台工作人员发现舞台灯具烤燃布景,且火势有蔓延趋势,场地电气人员迅疾、果断切除演出灯光电源,降下失火布景吊杆及相邻布景吊杆,舞台工作人员迅速使用灭火器实施扑救,并清除舞台其他可燃物;与此同时,报幕员宣布演出因故终止请观众离场的广播,场务人员开启场地照明及安全疏散门,组织观众撤离。最终,火情于消防力量赶到剧院之前得到成功扑救。

 

对比上述舞台火灾案例,不难看出,初起火情能否得到有效遏制,既取决于是否对灾情有足够的警觉意识;也取决于是否具备与场地条件、消防设施、建筑环境等相适宜的舞台火灾应急处置流程;同时又取决于对舞台火灾应急处置流程的果敢运用。必定警觉意识是先决条件,处置流程是驾驭火情的指导方法,果敢应用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否则,再完备的处置流程最终也只能是束之高阁的文字。针对不同剧场公共建筑,由于建筑功能属性特征、人群分布状况及活动规律不同,制定适合自身空间的并被反复推演过的火灾应急处置流程便弥足重要。

 

 
 

2 目前舞台火灾隐患及应急处置流程

 

 

2.1

舞台现状

 

 

图2为当下舞台演出排演中很多角落里到处充斥着的手机屏幕,而舞台上空悬吊的布景与侧幕中矗立的灯具、布景之间实时变化的状态却得不到应有的关注;图3为某剧场最不利处消火栓长期处于“零静压”状态,稳压设施因管道泄漏而无法自动正常工作;图4为某剧场舞台演出中因表演区拓展到观众席,为片面追求观演情景效果而肆意遮蔽的安全出口指示标志。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图2 人造野光

 

图3 零静压消火栓

 

图4 被遮蔽的观众席安全出口

 

2010年5月18日,国家大剧院首次进行了带公众的消防演习,疏散千余名观众用时5分48秒,这无疑是对处置流程最有效的推演验证。但出于对“秩序成本”等多种因素的综合考虑,很多观演场所都止步于由公众参与的疏散演习活动,使得在演习中往往会不约而同的突出“演”的成分居多,而忽略了“习”的作用和要求。再如,火情部位的不同,处置流程方式自然不同,而假定性超强的火情演习中,往往处置方法却千篇一律。

 

 

2.2

目前的火情处置流程

 

 

舞台初起火情按其发生的不同时段分为排演状态火情和非排演状态火情,前者具有场地状态多为人员活动密集、活跃因素多变、火情初起洞察及时、发生几率较高、应急疏散启动迅疾等特点;后者则往往具有场地空间活动状态静止、人员流动较少、活跃因素单一、火情初起阶段反映迟滞、较易于组织一定力量集中扑救等特点。显然,发生在不同时段的火情,其能够在“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参与的扑救力量是不同的,发现火情的时机和方式也是不同的,疏散的难易程度更是不同的,故此,所需切实的应急处置流程也应该是不同的。然而,通常很多演出场地的处置流程往往都是一个程式化的统一约定,见图5。

 

图5 一般演出场地的处置流程

 

图5所示为某演出场地较为有代表性的火灾处置流程阐述方式,其特点大致如下:

 

  • 该处置流程的程式化约定性很强,并未针对场地不同的使用状态及失火态势进行深入考量;

  • 缺失对舞台排练演出中发生初起火情时舞台技术各职能岗位应该做出怎样的灾情事件反应;

  • 首批扑救力量为剧场建筑中控跑点巡视人员,忽略了此种排演形态下往往舞台技术人员为第一火情扑救者的重要作用;

  • 启动单位灭火及疏散预案的主导者为中控值班员,而舞台排演状态中的应急预案第一主导者为舞台监督更为合适。

 

在此,笔者需着重强调争取火情现场“第一时间”与“1分钟或3分钟”的重要意义。第一时间是指针对火情现场把控反馈环节最少、火情现场环境信息捕捉最为直接的行为判断区间,否则,任何的预案与决定的担当都是间接的,毫无时效性。“1分钟或3分钟”的起始界定点应该是火情的“发生时间”,而非“发现时间”,所以,这个紧迫时间余量的界定也仅仅是个相对变化的可用时间与所需时间的动态差值。因此,无论是“第一时间”原则,还是“1分钟或3分钟”原则,都需要整个应急处置流程的各个环节首先统筹在舞台监督之下,“齐头并进”,方能形成火情攻坚力量。

 

 
 

3 舞台火灾应急处置流程的制定

 

舞台初起火情扑救,无一不是受到人、时、地、事、物等因素相互作用的制约,任何因素的相对转化都会给处置工作带来重大影响。正如1935年《中国消防警察》对灭火战术的总结:火灾之扑救,以敏捷为要务,稍有犹疑,贻误甚大,初起用升斗之水可以扑救之火,倘一迟误,则罄井之水无济于事。为此,唯有将“周密安排、快速处置”的初起火灾应急处置流程根植于舞台各演出技术职能岗位的本能意识中,才能使“早发现、快扑救”的反应原则成为处置突发火情的切实主导思想。

 

现以舞台排演状态为例,给出舞台火灾应急处置流程。舞台排演状态火情按其建立扑救作业面难易程度大致分为:(1)舞台吊杆灯具烤燃布景、幕布或其他悬吊设施;(2)舞台栅栏天顶、观众席闷顶及设备天桥火情;(3)舞台面及台仓火情。其中,灯具烤燃布景的发生几率和处置难度相对较高,笔者遂针对所在单位剧场中心,以演出活动中舞台灯具烤燃布景为假定火情制定应急处置流程,如图6所示。

 

图6 剧场火灾应急处置流程(注:以演出活动中舞台灯具烤燃布景为假定火情)

 

 

3.1

发现初起火情

 

 

舞台排演状态初起火情的洞察途径通常都是以视线可及的方式体现的,很少到探测器报警阶段才被发觉(因排演中过度施放烟雾效果而造成的感烟探测器报警除外),无论人为发现者是演职人员还是舞台技术巡控人员,其反馈对象都应该是拥有绝对演出状态处置权限的舞台监督,也只有舞台监督才具备第一时间向舞台演出各职能技术岗位通报火情的基本通信条件,如统一频道的对讲机或舞台内通等。若如前述处置流程中报送给中控值机人员,再由值机人员组织所谓的就近力量,无疑已经丧失了以秒计量的初起火情反应时机。

 

 

3.2

“第一时间”启动火灾事故应急处理程序

 

 

舞台监督获知并确认舞台火情或是直接发现火情后,应直接通过最有效的通讯手段向各演出职能岗位以简短方式报送火情,如:“舞台发生火情,排演终止,启动应急处置程序。”各舞台职能岗位在岗技术人员都应通晓在火灾处置流程中各自应完成的处置内容,各司其职,同步应对。其助理监督也应按排演进场事先对场地的踏勘情形,按下就近消防报警按钮,或通过消防电话向消防控制中心告知火情,并向场地技术主管人员告警,同时依照第一时间原则拨打119火警电话。

 

 

3.3

处置程序中舞台监督的应急工作内容

 

 

应急处置程序启动后,舞台监督应即刻操动剧场防火幕下降,并第一时间开启场灯紧急照明和舞台工作紧急照明。通过缓降的防火幕和线性渐亮的场灯作为再一次向在场观演人员做出终止演出紧急告警,手动操控防火幕下降是为防止舞台初起火情烟气向观众席侧蔓延(通常防火幕在舞台排演状态时不参与消防联动),为疏散赢得必要的反应时间,并且也避免了由于烟囱效应所形成的大量空气卷吸回舞台,助涨燃烧蔓延。观众席场灯开启为观众疏散提供了所需的照度条件,舞台工作照明的开启为火情组织扑救、舞台疏散处置提供照度条件。上述操控完成后,即刻调配协助清理舞台台面与失火燃烧布景幕布吊杆产生关联的其他可燃物。

 

 

3.4

处置程序中舞台灯光工作人员的应急工作内容

 

 

应急处置程序启动后,舞台灯光需第一时间压光断电舞台区域演出灯具,以暗场的方式首先向在场观演人员暗示发生舞台火情(防火幕已同步缓降),同时即刻通知本组灯光电气人员对舞台灯光配电设施进行断电,以免由于初起火情造成大面积电气短路,并且断电也可以为进一步火情处置提供最基本的安全条件。完成压光断电后更要协助舞台巡控人员,确认各种舞台工艺电源的断开状况,并在舞台监督的调度下协助相关技术人员进行舞台火情处置。

 

 

3.5

处置程序中舞台音响工作人员的应急工作内容

 

 

应急处置程序启动后,舞台音响应通过事先备好的紧急疏散广播或传声器直接以录播或人声的方式向在场观演人员发出演出终止告警,告警扩声内容应把控语气、节奏平和,以免造成规模性人群恐慌。防火幕和场灯照度也都是在尽其所能为观演群体营造有序离场的环境条件,待观众疏散基本完成后,需协助场务工作人员核实其他区域是否还有须疏散的观众及其他人员逗留。

 

 

3.6

处置程序中场务引导员的应急工作内容

 

 

应急处置程序启动后,场务引导员在舞台排演中应与舞台监督始终保持通信的绝对畅通,以保证第一时间收到火灾应急处置程序启动指令,并及时赢得更多疏散时间,毕竟疏散可用时间越长,观众可控性、有序性就越好,避免在紧急出口处过早产生不必要的“瓶颈流”现象。确认疏散完成后,注意及时协同相关场地管理人员清理剧场建筑外的消防车道。

 

 

3.7

处置程序中舞台机械工作人员的应急工作内容

 

 

应急处置程序启动后,舞台机械的反应处置措施得当与否,直接关系到舞台初起火情能否在第一时间扑灭。在装台过程中应及时对各种演出布景幕布之间、灯具与布景幕布之间做出前置性隐患评估,即本次演出活动悬挂的哪些灯具会对哪几道布景幕布产生隐患干扰。

 

由于演出中各种灯杆和景杆通常要进行下限定位,这就需要舞台机械人员根据现场情形事先对由于各种不确定因素带来隐患的灯杆与景杆进行充分编组,以保证在突发事件时能够第一时间将受火情波及的相关吊杆降至下限。紧急降杆操控完成并确认其他吊杆已无火情影响后,应及时在舞台监督的调度下协助相关技术人员进行火情处置。

 

 

3.8

处置程序中舞台技术巡控人员的应急工作内容

 

 

应急处置程序启动后,舞台技术巡控人员收到并应答火情紧急处置程序启动指令,并即刻取用就近灭火器于失火布景幕布吊杆下,燃烧布景下降过程中注意同时确认其正下方舞台台面是否遗留有可燃物需要暂时清理。后续舞台技术人员力量需进行消火栓水带敷设、水枪连接或准备消防水喉(软管卷盘)作为后备扑救措施。

 

 

3.9

处置程序中舞台监督组其他成员的应急工作内容

 

 

应急处置程序启动后,舞台监督组其他成员在收到并应答火灾紧急程序启动指令,应首先确认舞台工作紧急照明,为初期火情处置和演职人员疏散提供基本照度条件,引导舞台及后台各处演职人员从指定舞台紧急出口撤离。同时,注意剧场建筑外消防车道及水泵结合器等处附近是否有不必要物品,并会同场务管理人员做好清理工作,且注意向场地相关主管领导随时通报火情进展状况。

 

 
 

4 舞台火灾应急处置流程的实施要点

 

 

4.1

舞台监督

 

 

舞台监督是否在剧目进场前踏勘场地时就对演出场地的安全设施进行必要的了解,如离自己最近的消防报警启动装置、消防电话、场地疏散广播、剧场消防控制中心或微型消防工作站的联络方式等;如何与场务疏散引导员保持可靠的联络(通常对讲机不在一个频道),熟悉舞台侧紧急出口位置,并和演出各职能技术岗位进行必要的流程预演,这都决定着整个舞台组能否有条不紊应对初起火情,并且第一时间成功扑救。

 

 

4.2

舞台灯光

 

 

舞台灯光技术管理工作人员是否熟悉并掌握演出场地演出工艺用电系统部署及路由状况,在突发火情或其他紧急事件发生时能否第一时间取得电源控制权,不致形成大面积电气短路,使整个舞台局面陷于被动状况。整个舞台灯光工艺用电中的“明隐患”和“暗隐患”在排演状态乃至装台之初是最为活跃的部分,并且“明”与“暗”还会随着舞台技术人员的关注能力和程度而不断发生着潜移默化的转变。因此,做好自身灯具、线材、接插件的必要维护,恪守灯光装台工艺安全规范,无疑是再基础不过的操守。

 

 

4.3

舞台音响

 

 

舞台音响技术管理工作人员时刻在调音台旁备用紧急广播传声器;时刻在音源播放器中备好紧急疏散录音;时刻保障舞台演出全程与舞台监督的通信畅通,都是用以应对舞台演出中各种突发状况的前提条件,从而保障在第一时间对观演群体做出适当响应和充分引导。

 

 

4.4

舞台机械

 

 

剧目排演过程中,舞台机械技术管理工作人员是否养成设备编组或对紧急CUE的编制习惯,直接决定了能否在吊杆布景被烤燃后的第一时间降至下限,及时为初期扑救创作有利条件,不致形成火情在舞台上空四散蔓延。若演出中没有吊杆参与演出调度,舞台机械系统也应处于随时运行状态,人员全程待岗,并克服本岗位演出CUE完成后便提前关机离岗的本位主义习惯。

 

 

4.5

场务引导员

 

 

场务疏散引导不是“赤手空拳”的“声嘶力竭”,要让观众“看到你”、“听到你”乃至“听从你”,需要充分前置工作。如:在岗时是否穿着疏散引导反光警示服;是否备用了手持喊话扩音器用于辅助疏散引导扩声;是否通过场地流媒体或演出票面提示观众需按座椅区域与疏散门的对应关系有序疏散;是否针对场地紧急疏散出口布置状况统筹规划应急疏散人群流线并进行相应演练等。

 

 
 

5 结语

 

舞台演出的“岁月静好”,都需要一个“防消一体”的理念,一个“能用”、“好用”、“会用”、“敢用”的舞台火灾处置流程,一个执著于舞台安全的群体“负重前行”。舞台技术群体中一个人坚守的行为是习惯,一群人坚守的习惯是规范,只有这个群体一如既往的坚守,才能让舞台万无一失,否则一失万无!

 

 

选自《演艺科技》2018年第11期  刘志勇《舞台火灾应急处置流程制定的必要性及实施要点》,转载请标注:演艺科技传媒。

 

1 概述